这个游戏,与鬼youguan

2015-06-11 23:0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浏览:载入中...





  dajia听了先是笑,说这个小子虽然有点不择手段,可是也能理解,guji那师傅以为又见了一个变态学生呢。dagai还琢磨现在这学生怎么越变越那个。后来的话题就有点严肃了,关于他为什么会“迷路”,越说越悬,最后就说到这个楼的问题,听说dangchu封楼是因为一个dangshi是在校生在这个楼的厕所里上吊死了。


  That if I were truly to be myself  


  游戏开始了。

  老二和他的女友是主人,在规定的3分钟内我们都要把自己隐藏好,不可以再离开。游戏的范围是我们所在的2楼东侧的所有房间,dajia很快都不见了。我在2楼绕了一圈突然想起了那间chucang室,那里面一年四季黑糊糊的,见不到阳光,堆满了杂务和灰尘,肯定不会有人想到那里。我就朝东跑过去,很容易就将那个锈迹斑斑的门别拉开了。里面很黑,走廊里的灯光照不到这里,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听到那边已经有人被抓住了,声音正往这边过来了,我反身轻轻的掩上门,站到里边空着的角落,屋子里很anjing,外边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,我就那么静静的站着,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我的眼睛好象也能看到点什么的时候,我看到了在门口的difang还有一geren。


  Each a perfect porcelain doll  






  dajia越说越寒津津的,我看目的没dadao,就提议玩和游戏,缓解气氛,输的人dasao战场。dajia同意,只是在游戏的内容上决定不了最后还是老二的女朋友说,玩他们小时候的一种游戏:一geren做主人,要把藏在房子里的贼找chulai,但是主人每抓到一个贼,那个贼都要反过来帮主人抓贼,颇有些将功熟罪的ganjue,这样谁最后被抓到谁就是赢家,最先抓到的是最大的输家。我们一致通过,但规定由最先被抓到的4geren负责最后的清理。
  We'll have you, washed and dried  


  我这样自言自语了不知道多久,只中间偶尔听到她象征性的几个字做呼应,向我表示她在听,然后门被dakai了,先进来的是烛光一片,然后是dajia全都进来了。
  I couldn't care less what she'll wear!  


  “我是林安安。”

  林安安是联谊宿舍的一位* ,早就是我一个兄弟的目标了,可是怎么了,他们竟然没在一起。看来,那位兄弟不是一般的弱啊。


  That if I were truly to be myself  




  故事就发生在我们dangshi所在的工美楼。

  在我们进校的时候就听说我们上课的工美楼有点问题,不知道为什么被封了好些年,是我们来的前一年才重新起用的。据一些前辈说,dangshi因为起用这楼还进行了一个仪式,立了一根“旗杆”,很高,正对着一楼的入口,这些我们进校的时候就都看到了,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缘故。不过dangshi因为加强aiguo主义教育而设立的这根杆子,conglai没看到上边有过国旗。
  Bet the local girls thought you were charmer!  






  那天好多的教室都通宵亮着灯,学校也按例取消了“宵禁”。千呼万唤求爷爷告奶奶请来的一群兄弟姐妹一起在工美2楼的大教室吃啊喝啊唱啊玩到后banye,很多人人熬不住回去睡觉了。只有我们寝室的8geren和5名家属还有兄弟寝室和联谊宿舍的6名* 帅哥,一共是12男7女还依然监守。看着眼前的一堆狼籍,dajia都只有合上眼睛睡觉的力气了,可老四还需要我们帮他清理战场,可能是为了带动一下dajia的积极性,老四提议说讲个故事,我们说什么时候来还拿故事哄人啊,带家属的都在商量怎么过后banye了。
  Scarier than the Undertaker,  


  “谢谢!很暖和。”

  听声音就在我的手臂范围之内。

  “没那么夸张,刚穿上就暖和了。小心别感冒,不过这里确实很冷,阿——嚏——”我觉得自己感冒了,“我说冷吧,你看,要不咱们chuqu?算了,万一早了,还要干活。你不爱说话。我就不能闲着,这样也好,最起码现在咱俩不闷……”




  That if I were truly to be myself  






  我搓了搓自己的脸,冰凉的,这里肯定没暖气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版权所有: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,转载请注明出处,咨询Z

校园鬼故事

栏目
本文标题:这个游戏,与鬼youguan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ixunz.com/gushidaquan/xiaoyuangui/917991.html